开原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镇灵镜 第十三章 凡人相欺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5:05 编辑:笔名

镇灵镜 第十三章 凡人相欺

蒋明珠将手中的眼线笔重重扔在桌子上,厉声的说:

“不是叫你找几个人在上留言,就说她是为了拉生意,拿咱们学校的校花上位,其心可诛,人又恶毒庸俗么,你之前不是说已经办好了吗?”

王容怯懦道:

“之前我发了几个留言,将大家往那个方向引导,效果挺好的。上面的留言都是骂她的,后来我就再没看了,没想到前几天有人发了那天我们在茶饮店的视频,正好你和她都在其中,所以……”

蒋明珠恨恨的站了起来,气愤的在地上走了几圈,说道:

“她有什么好的,长成那个样子,说不定都是整的,以前还高估她了,以为是个演员,没想到是个路边开小店的,那帮臭男人竟然说我比不上她!”

哼,得罪本小姐没你好果子吃,不过在学校门口开个破店,还欺负到我头上了,想治你还不简单,你给我等着,蒋明珠想到此处,拿起桌上的,找到联系人一栏,找到一个叫“吴勇”的人打了过去:

“吴勇,你给我听着,之前你找十八线小模特的事情我可以不向你爸妈告状,现在你马上给我找几个人去我们学校门口的花草店那里,就在我经常去吃甜点的那家店旁边,没有招牌的那家,给她们找点麻烦。至于怎么做,你自己想去,我就要她没有生意,我看她怎么办。”

那头的吴勇放下,就去自己的一个搞建筑装修的哥们负责的工地上借了几个人高马大的工人,又找了一个工头吩咐了一下,那个工头就带着工人们拿着一些工地上的物品来到了花草店。

上午十点多了,静静进货还没有回来,今天上午买花的人不多,而且花草店也没多少花了,璐璐就坐在椅子上打起了盹。突然听见门口一阵响动,站起来打开门,几个壮汉拿着铁管正在花草店的门口搭着什么,铁管翻动撞击的声音很大。

听见这么吵的声音,卿卿也从院子里进到花草店里,询问道:

“璐璐,发生什么事情了?”

璐璐说道:

“我也不清楚,我去问一下。”

璐璐找到门口那个站在那里指挥,看起来是个工头的人,问他是怎么回事。那个工头说,这里门面的装修太老了,不符合城市规范,他们是街道派来翻修的。

璐璐回到店里对我说:

“他们说是整修门面的,让我们赶紧把店关了,什么时候他们翻修好了再开店,否则进出门口出了事情,他们不管的。”

似乎没听静静说起这件事情,街道翻新外墙应该会有通知,如此突兀前来,实属不合常理。平时都是静静一个人负责管理花草店,璐璐只负责卖花并不懂这些事情,还是等静静进货回来再说吧。

门外的工人动作很快,一会功夫就把铁架子搭了起来,下面仅留一个人能够进出的通道,又在旁边竖起牌子“危险请勿靠近,违者后果自负”

临近中午,静静进货回来了,她找了一个小货车装了花草过来送货,自己也跟着货车回来。到了小巷,她先下了车,吩咐货车司机把车停在花草店门口,停好之后再把花草搬进花草店。

和货车司机说好之后,趁着司机停车的空隙,静静快步走回花草店。走到门口刚要进去,发现花草店的门口,她一个上午不在,竟然搭了一个架子,把花草店都挡住了,疑惑的穿过铁架下面进到屋里,开口问道:

“璐璐,外面怎么有一个架子,发生什么事情了?”

璐璐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静静拿出给房东拨了过去:

“房东您好,花草店门口在整修外墙,我这里没收到通知,请问您那里有收到吗?”

挂了,静静对我和璐璐说道:

“房东说没有什么通知。”

我听了卿卿的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花草店外面,向那个工头模样的人说道:

“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如若你们想要继续施工,请拿出施工通知,否则请你们立刻停止施工,把铁架子拆除拿走,离开这里。”

那个工头听了我说的话,蛮横的说:

“没有通知,我也可以在这里施工,我们就是把外墙整修一遍,能有什么问题。”

我对他说道:

“据我所知,这里虽然常会整修外墙,但都会事先通知,没有你们这样突然上门的,你们真是街道派来的吗?”

工头道:“你管我是不是街道派来的,我又没做坏事,我是做好事。你就算找警察也没用的,警察才不管这种事情呢。”

工头的态度十分蛮横,坚决不肯将铁架拆掉。我们之前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镇界府远离凡间,外有封印隔绝,没有仙缘,心性不好的人连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台阶都上不去,怎么可能有人欺上门来。凡人遇到这种事情该如何处理呢?我心里颇觉得有些难办,这些人看来也是听命行事,若用法术教训他们未免不妥。

听见这边的声音,旁边门店的店主渐渐凑了过来,低声议论:

“这小姑娘是得罪了人吧,你看那些人人高马大的,说话还不讲道理。”

“我看得赶紧报警吧。”

“没用的,如果报警,这种邻里纠纷的小事,他们也未伤人,警察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况且警察来了也会先行取证调查,一来二去的天都黑了,你没看他们那一车花草还等着搬进店里呢

。”

宋泽刚刚结束上午的实验,准备到茶饮店喝杯饮品,顺便休息一下。走过花草店,听见人群议论纷纷,人群中央站着一个少女,正是那天在茶饮店见过的。此时她微皱着眉头,表情似乎对目前的情形有些厌烦。

侧耳倾听了一下人群中的交谈,便对这里的情况有所了解了。应该是店主得罪了什么人,对方派人给她一个软钉子,虽不伤筋动骨,但会让人感觉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几个小姑娘开店谋生也是不容易,况且在学校门口发生这种事情,也不能视而不见。宋泽转身走到远离人群的僻静之处打了一个,之后便离开了。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价格是多少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主治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