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原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奇怪的同门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3:50 编辑:笔名

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奇怪的同门

尽管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可奈不过何心瑶,秦冲只好跟了过去。

“尹师兄,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人还没到,何心瑶就开始大喊起来,兴奋的一踩灵剑,落到地上。

“心瑶师妹?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到你。”尹贵生见半空中飞下一个美女,眉角一喜,让其他人拦住血雷猪,自己跑过来和何心瑶打招呼。

“是啊,我也想不到你能在这里出现

,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何心瑶看起来和尹贵生比较熟,说话也带着笑容。

随即,她把不情不愿的秦冲拉到了前面,推了一下,嘻嘻的道:“尹师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火剑宗的天才,秦冲。”

“天才?呵呵,看来秦师弟在火剑宗的地位很高啊,连天资卓越的心瑶师妹对你都刮目相看。”尹贵生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被何心瑶拉着的秦冲,微笑道。

此人长得还算英俊,人看起来十分和善,但不知为何,秦冲却从他的目光中,隐隐间看到了一丝阴沉。

“尹师兄过奖,秦冲才入火剑宗,说不上什么地位,你不要听何师妹胡说。”秦冲将手从何心瑶的手里抽回来,淡淡的道。

“哪里哪里,心瑶师妹一向眼界很高,她既然当面夸你,证明你的确不错。”尹贵生眯了眯眼,摇了摇头。

“对啊,秦师兄,你就不要谦虚了,尹师兄已经是武士三重的高手,可不会嫉妒你的。”

两人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但何心瑶根本就没有听出来,还以为尹贵生真的是佩服秦冲,一个劲的推嚷着他。

“是么?那秦冲就要说声多谢了。”秦冲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道。

秦冲无所谓的态度落在尹贵生眼里,自是有些恼怒,想他尹贵生在木剑宗也算是难得的天才,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视过。

愤怒之下,尹贵生的眉宇间不禁闪过一抹阴霾,但瞬息就恢复如初。

“对了,心瑶师妹,我听说你转去火剑宗了?”尹贵生问道。

“嗯。因为我不爽一个女人,我要去击败她,让她丢脸!”何心瑶表情一凝,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更像是在赌气。

“那师兄就先祝你马到成功了。”尹贵生扫了秦冲一眼,意味深长的道。

“这家伙怎么老是看我?难道他认识我?”秦冲有些纳闷的思付着。

从见面开始,尹贵生已经屡次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了,按理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妥,毕竟初次见面,总是有些生好奇。

可秦冲却觉得那投来的目光,总是有些特别,但哪里不对,他又说不清楚。

秦冲敢肯定,他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那么,尹贵生为何一直看向他这边呢?

尹贵生对何心瑶很有些特殊的好感,这点秦冲从他的反应和眼神中就看出来了。

那既然这样,他就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何心瑶身上,随便应付下秦冲就不错了,可事实恰恰相反,他对秦冲,好像有点太过于关注了。

寒暄了几句,秦冲无奈的跟上了何心瑶,去击杀那血雷猪。

有尹贵生这样的武士三重强者存在,再加上他带来的人和秦冲何心瑶,血雷猪就是再强,却也经不住围攻,不过片刻就已倒下。

整个过程轻松至极,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

秦冲看得出来,这些人的实力都很强,就算没有他和何心瑶,也能轻易的搞定。

但何心瑶却是很激动的上窜下跳,像是做游戏一般玩得不亦乐乎。

“哈哈,太棒了!想不到血雷猪这样强大的魔兽,都被我们击杀了。”何心瑶得意的摆摆手,围着血雷猪转着圈圈。

要不是那么多人看到,也许还会认为击杀血雷猪的主力是她。

“心瑶师妹说的没错,要不是师妹仗义出手,只怕那边的村庄就要遭殃了。”尹贵生倒是没有戳穿何心瑶,反而是拍着马屁道。

“咦?尹师兄,这些都是我木剑宗的弟子么?怎么我一个都没见到过?”高兴了一阵,何心瑶正想说什么,却突然间疑惑的道。

“额……呵呵,他们是其他内宗的弟子,所以你没见过也很正常。”原本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尹贵生却蓦然色变,但转瞬就恢复了,吱唔的道。

然而,就算他掩饰的再好,秦冲却也是察觉到了他表情的变化。

只是么,秦冲也说不上他为何会露出如此怪异的神色,没有追究。

可这些人,看起来一脸彪悍,真是的是其他内宗的弟子么?

入门那么久了,秦冲知道除了极个别,宗门的弟子平常还没有那么嗜杀,气势远没有这些人那样逼人。

“或许是经常出去探险的小队吧。”秦冲只能这样猜测。

“心瑶师妹,为了杀血雷猪,大家都消耗很大,这里有颗恢复体力的丹药,先服用了吧。”尹贵生从一个精致的小瓶中倒出两粒丹药,分别递给秦冲和何心瑶。

“谢谢尹师兄。”

何心瑶接过丹药,二话不说直接吞服。只有秦冲,稍微犹豫了下,并没有立即服用。

“谢什么,对于心瑶师妹,就算付出再多我也愿意。”

尹贵生话语略有些急促,但他目光不经意间看到秦冲,却是皱了皱眉,道:“怎么?秦师弟看不起我么?认为我给的丹药不够档次。”

“尹师兄误会了,我刚才没出什么力,根本就用不着。”秦冲眉角一挑,有种尹贵生逼着他服丹药的感觉。

“那就赶紧吃了吧。这丹药对于剑修来说,很有好处。”伊贵生走到秦冲的面前,抖动着面皮道。

既然人家都如此有心,秦冲也不好拒绝,只好将丹药吃了下去。

“哈哈哈……秦师弟果然豪爽!”秦冲刚刚服下,跟随尹贵生而来的一个弟子便是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有点渗人。

“也许吧。”刚才这人的声音夹杂着内劲,让秦冲有些耳膜生疼,连忙运功抵抗。

“秦师兄,我想单独和你说点事情,不知道可否答应?”就在秦冲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狂笑之人,突然开口道。

“单独?这里不可以么?”秦冲疑惑的道。

“这里,只怕有些不太方便。去那边吧,那里相信没人能听得到。”此人指了指秦冲的侧背。

“哦?好啊。”

秦冲越来越觉得这几个同门有点诡异了,可又找不到哪里有猫腻,于是欣然答应。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免费热线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那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住院费多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那里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的治疗费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