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原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发布时间:2019-09-13 09:17:16 编辑:笔名

编者按 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全国环保系统特别是地震灾区环保部门迅速开展抗震救灾。广大环保干部职工紧密团结,不顾个人安危,克服重重困难,监测饮用水水质,排查环境污染隐患,确保了地震灾区饮用水安全和核与辐射环境安全,有效防止了次生环境灾害的发生,弘扬了“忠于职守、造福人民,科学严谨、求实创新,不畏艰难、无私奉献,团结协作、众志成城”的中国环保精神。本报今日特刊登长篇通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生动展示抗震救灾中中国环保人的精神风采。

共和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他们第一时间启动环境应急预案;

灾难发生后,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毫不犹豫冲进重灾区;

自己的亲人尚不知下落,他们呼喊出“为了人民的利益”,坚守在抗震救灾第一线;

……

他们,是共和国的环保人。

山崩地裂。第一时间。

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一场突如其来高达8.0级的特大地震,震惊中国人,震撼全世界。

地震发生后不到半小时,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已经得到准确信息,他当即做出指示,要求各部门各单位紧急行动起来,做好应对一场突发的自然灾害的准备,做好防止次生环境灾害发生的应急工作。

紧接着,李干杰副部长受周生贤委托,主持召开由办公厅、应急中心、核安全司、污控司等部门主要领导参加的环境事件和核与辐射事故应急响应协调会议,要求立即做好启动应急预案的各项准备工作。

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局局长李干杰宣布,环境保护部进入核与辐射事故应急待命状态。

随后,周生贤部长即刻赶往国务院,参加国务院抗震救灾紧急会议。

会议一结束,周生贤顾不上吃饭休息,连夜主持召开部长专题会议,传达国务院紧急会议精神,成立环境保护部环境应急指挥部,启动核与辐射及水污染防治应急预案。会议决定由李干杰副部长带队赶赴灾区,吴晓青、周建副部长先后负责机关内的环境应急工作。

环境保护部抗震救灾防止次生环境灾害的战斗正式打响。

这场中国环境保护政府机构诞生以来最大规模、最艰巨的战斗揭开序幕。抗震救灾的第一时间,有几张时间表。

第一张时间表:环境监察局暨应急中心

5月12日15时30分,地震过后1个小时,环境监察局局长兼应急中心主任陆新元,召集处以上干部会,紧急部署调度次生环境事故信息,要求想尽一切办法与西南、西北环保督查中心,以及四川省、重庆市环保局联系;

15时40分,在与四川省、重庆市环保局联系无果的情况下,通知湖北省环保局尽快派人沿长江而上,与重庆市环保局、四川省环保局联系,速报灾情和环境影响;

17时10分,根据应急响应协调会精神,环监局应急人员迅速到位,做好启动响应的各项准备;

17时30分,环监局相继与四川、重庆、湖南、甘肃、青海、陕西、云南等省(市)环保局取得联系,信息渠道终于畅通;

17时50分,陆新元在与西南督查中心主任马宁、西北督查中心副主任汪冬青通话中,及时传达了周生贤的批示精神;“北京最急需前方的信息”,环监局要求灾区两个督查中心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立即挺进灾区,最大限度掌握并及时上报各种信息;两中心会同地方环保部门对灾区化工厂、污水处理厂、危险化学品、尾矿库等重点污染源进行彻底排查重点监管;

21时整,按照刚刚结束的部长专题会议精神,环监局立即进入应急状态。

第二张时间表:核安全司

5月12日15时35分,核安全司司长刘华指令,核安全司进入核与辐射事故应急待命状态。各应急小组立即启动;应急办公室密切联系灾区核与辐射环境监督站、中核集团、国防科工局、各业主单位;成立辐射环境监测小组以及放射性废物处理专家组,随时待命;

16时50分,核安全司与全国各地区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取得联系,及时了解各地核设施情况。但与四川站联系未果;

17时30分,上报国务院《汶川地震核与辐射事故应急响应工作信息专报(一)》;

19时整,与四川省环保局取得联系,要求四川省环保局派专家分赴核设施基地掌握最新动态。13日零点10分,四川省环保局工作人员带便携式仪器到达目的地;

凌晨3点,数据传来,各监测点放射性水平未见异常。

第三张时间表:西南环保督查中心

5月12日14时28分,大地震,西南督查中心主任马宁立即短信“四川发生强烈地震”,群发给环境保护部领导;

15时30分,中心党支部叫响“攻入‘三川’(汶川、青川、北川),谁把灾情第一时间报出谁就是英雄”的口号;

17时30分,4个工作组紧急出发奔赴灾区。马宁带领两名同志很快抵达灾区,报告环境保护部协调四川省紧急调集救灾物资。西南环保督查中心也成为国家第一个到达灾区的政府部门;

18时30分,大批灾区信息上报环境保护部。

第四张时间表:四川省环保局

5月12日14时28分,办公大楼在地震中剧烈摇晃,根本无法站稳,五层楼顶破裂,墙体出现裂缝。大街上一片混乱,车辆和人流交叉着拥堵路面;

14时40分,省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田维钊为了避免损失,下令二线人员必须撤到安全地带,一线人员整装待命;

15时整,局党组成员在一楼大厅召开碰头会,启动四川省环境灾害应急预案。组成10个监测应急小组,急赴灾区;

谷声文副局长边参加会边用座机给北京打,信号中断;

17时,终于打通,省环保局及时向环境保护部应急中心报告四川地震灾情,为环境保护部第一时间应急反应提供准确信息;

在家的5位局党组成员带领工作小组,冒着余震向灾区挺进;

凌晨3点,各小组回到省局,带回第一手资料;

13日清晨,省环保局“5·12”地震应急指挥部成立。田维钊任总指挥。

第五张时间表:成都市环保局

5月12日14点28分,成都市环保大楼在地震中剧烈摇摆晃动,玻璃不断跌落,地砖开始破裂,工作人员纷纷跑下大楼,集中到办公楼前;

局长王文斌、副局长林建良正在外面执行公务,第一波巨震刚过,两人迅速挤过车辆堵塞交通瘫痪的大街,第一时间赶回市局大楼;

15时,通讯中断,没有通知,没有命令,市环境监察支队、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市环境科学研究院、市环保宣教中心等各单位的主要领导,聚集在环保大楼下整装待命,一个也不少;

15点30分,局党组会议,分派工作小组,向灾区污水处理厂、危险化学品企业、尾矿坝等环境风险地区前进。

有的时间表,只是大事记的基础材料,有的时间表注定要载入史册。山崩地裂,泥沙飞石,亲人遇难,房屋倒塌。大地震的第一冲击波到来时,环保人以忠诚事业的顽强信念,以快速敏捷运作有效的应急反应,印证着自己神圣的天职。这样的时间表是环保人的骄傲和自豪,注定要在这场举世震惊的抗震救灾中留下令老百姓敬仰的身影,注定要载入中国环境保护事业的光辉史册。

一个个数据凝聚着环保人的心血

环境应急方案第一时间启动,应急中心和核安全司的同志们,立即实行司局领导带班的24小时值班制度。

应急中心调集一切力量加强与灾区的联系,调度指导灾区环境应急信息,及时上报国务院。连夜起草《关于防范和应对地震灾害次生环境污染事件的通知》,以及《关于启动〈国家突发环境时间应急预案〉决定》的文件,同时要求四川省环保局立即启动一级响应,周边其他13省、市、自治区环保局启动二级响应。

灾区通讯中断,信息来源不畅,各种真假消息混杂,急需冷静分析处理,也需要从各种可能的渠道获取环境安全的信息。12日晚上22时,应急中心从上获悉四川什邡市宏达、蓥峰两家化工厂发生80多吨液氨泄漏事故。应急中心立即责成西南环保督查中心和四川省环保局派员赶赴现场,指导应急防控工作,一定要确保下游水质安全。

周生贤部长13日下午在国务院抗震救灾会议上,结合这起事故的处置,就必须高度重视地震引发次生环境灾害问题作了报告,引起临时主持国务院工作的李克强副总理的高度关注。

西北环保督查中心第一批派出的工作组,及时发现受灾地区的陕西华澳矿业有限公司煎茶岭金矿黄家沟尾矿库发生溃坝,马上向环境保护部应急中心汇报,并两次派工作组赶赴现场调整排险力量,指导清除堵塞河道中心的矿渣,及时排除隐患,确保下游人民群众的饮水安全。

因灾后突然停电,彭州市污水处理厂停止运行,所有污水直接外排。彭州市环保局局长焦锋率队在地震发生一个小时后,赶到市里最大的制药企业联邦制药(成都)有限公司,当机立断下达停产的通知,防止污水不经污水处理厂处理直接排江,对下游饮用水源造成污染。

四川省辐射环境管理监测中心站温益书、林强5月12日随省环保局核安全处孟繁忠同志前往阿坝州马尔康出差,途经汶川时突遇8.0级地震,大地剧烈抖动,路边山上大大小小石块雨点般砸向他们的汽车,一块重约两吨的大石头滚下来,从汽车右前灯处擦过,重重砸在路上。他们3人跳下汽车紧紧拉在一起。天昏地暗,狂风肆虐,泥沙扑面,呛得喘不过气,3个人互相鼓励坚持到灰尘消去。3天后他们获救,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接着前往马尔康,投入当地排查放射源消除环境安全隐患,直到全部工作完成后才回成都。

被誉为“忠于职守勇于牺牲的好局长”共产党员朱福军是北川羌族自治县环保局长,重灾之下全局10名职工有4名和7名家属遇难。地震刚过,他顾不上打听家人的情况,迅速组织群众向安全地带转移,投入自救互救,两天后得知妻子遇难的消息,心中悲痛愧疚。他把幸存的6名职工连同职工家属一起转移到绵阳市环保局,他们在自己生活的车库门口,用一张A4纸写着“北川羌族自治县环保局”几个字,高高悬挂,北川县环保局又开始工作了。

几天后,周生贤部长看望绵阳市环保局的同志时,看到这个特殊的政府机关挂牌,看到这群压抑住内心巨大痛苦仍然毫不犹豫投身抗震救灾第一线的环保人,他落泪了,紧紧拉着受伤同志的手说:“你们在,北川环保局就在。”

吴晓青在四川灾区察看灾情时,沿路险象环生,陪同前往重灾区的省环保局副局长谷声文至今说起来还很后怕。去平武的路很险,其中有一段路山体滑坡厉害,两面山坡上悬着几块巨石,哪一块掉下来都能把越野车砸个粉碎。因怕车队经过震动巨石,车辆只能单独过。过去一辆稳定几分钟,后面一辆再跟过去,看看安全,再冲过去一辆。直到车辆全部通过,谷声文才讲出刚才过“鬼门关”的惊险。

地震发生后头几天不断有灾民、志愿者、解放军战士来找环境监测人员,请求监测自己的饮用水,老百姓担心,大量畜禽尸体腐败会污染水源,担心大量使用消毒剂会影响饮用水安全。刚开始很多应急监测点都收到大量群众送来的水样,渐渐送来的水样越来越少,后来干脆不来了。当地老百姓说,你们的环境应急监测车就停在我们身边,穿白大褂的同志几个小时就取一次水检查,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呢?

有这样一组数字,震后一个月内,赴灾区环境安全隐患排查累计出动人员32449人次;检查企业四川省20325家,甘肃、陕西、重庆等13省、区、市44073家;累计发现环境安全隐患269处,完成整改219处,其余50处正在整改中。

四川、重庆、甘肃、陕西4省市对饮用水源地的监测,最高时达到每日388个;城市空气质量每日监测17个,不达标数为零。

数据是什么?几百几千几万个“点”?几百几千几万次“计算”?

灾区老百姓心中数据就是一杆秤,考量各级环保部门执政能力;数据是老百姓的定心丸,让他们睡得安稳吃得放心过得塌实。

人民群众享受“数据”带来的平安,是他们的权利,环保战士用汗水和心血去取得数据,是他们的天职。

绝不让放射性物质出半点问题

12日夜里,环境保护部核安全司司长刘华、应急办公室处长李京喜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得知在川核设施绝大部分安全受控,但部分核设施存在安全隐患的消息。根据震前统计,四川灾区的6个州、市中228家放射源使用单位共有2195枚放射源,其中部分被掩埋在废墟之中。这些“隐形炸弹”直接威胁民众的生命安全,急需专业人员逐一排查,有的必须集中收贮。所有这些关系灾区核与辐射环境安全的问题,使刘华高度警觉,立即指示前方四川省辐射环境管理监测中心站派出工作小组,前往现场紧急处置。

地震发生当天,四川省环保局核安全与辐射环境管理处处长杨有仪正带队对省里放射源进行例行清查。山摇地动,房屋倒塌,处长杨有仪立刻想到某核设施的安危,如果这处设施在地震中受损,后果不堪设想。道路封堵,通讯中断

,在和省环保局主管核与辐射安全的副局长谢天联系不上,完全不知道目的地环境安危的情况下,杨有仪带人绕路赶往这处核设施。同时从成都出发赶往这处核设施的还有四川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副站长邱江,他在地震后因通讯中断与核安全司联系未果,不顾余震的危险,决定立刻从成都出发,赶往这处核设施。

路上杨有仪接到环境保护部核安全司司长刘华的,里传来刘华焦急的声音:“你在哪里?”“我正在赶往核设施的路上。”“好,要直接去现场,不要光听企业怎么说,你要自己实地去看。”刚讲没几句中断。

又过了许久,突然接到李干杰副部长的:“现在起,我指挥你,有什么情况直接向我报告。”

深夜零点,杨有仪一行克服重重困难,终于赶到现场,反复查看情况后,根据震后多雨的常识,建议用帆布将受损厂房全部遮盖。省内根本没有生产厂家。在环境保护部的积极协调下,第二天急调陕西一万平方米军用帆布才解决问题。

13日凌晨3点多,情况完全摸清后,杨有仪向李干杰副部长报告。听到“安全控制”的报告后,李干杰极其冷静地又追问:“再问一遍,有没有问题?”杨有仪清楚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现在没有发现问题。”

震后最紧急时刻,四川省环保局副局长谢天身边一个负责核与辐射安全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时间不等人,灾害不留情,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查清情况,及时上报核安全司,于是他一个人开车进了灾区。事后周生贤部长对谢天说,你是千里走单骑啊。

地震当天下午核安全司副司长王中堂接到随同李干杰副部长去灾区的命令,立即从京郊正在开会的会场赶回来。同时接到命令的还有应急中心副主任张迅、核安全司处长马成辉、在京开会的四川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副站长张志刚、核安全中心副主任康玉峰和处长周启甫等。凌晨3点多,他们还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奔忙准备携带的仪器设备。3个小时后,这些专家和工作人员跟随李干杰副部长组成第一批前方工作组赶赴灾区。

地震引发通讯中断,导致所有飞往灾区的航班取消。经与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紧急联系,同意李干杰副部长一行乘坐运送救灾物资的飞机飞赴成都。李干杰副部长一行大概是继温家宝总理专机后,享受“专机”待遇的第一批中央国家机关政府官员了。

13日中午,李干杰一行到达成都,召开紧急会议后,即刻赶往受灾地区核设施现场。同行到达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中国辐射防护研究院、浙江省辐射环境监测站的监测小组立刻开展现场监测,以查明有无放射性物质泄漏。此时四川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副站长邱江也已到达这处核设施现场。通过现场近距离查看,听取四川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和四川省环保局先期到达工作小组的报告,对各种设施安全和环境影响状况进行评估,发现确有一定险情存在,必须在规定时间内予以排除。此时通往外面的交通全部中断,急需的专家和相关设备无法及时进驻。急迫之中李干杰副部长报告周生贤部长,上报国务院请求部队派直升机支援。

北京立即行动,特事特办,直升机带着专家和仪器设备飞到现场,很快排除了险情。

周生贤部长赴灾区时,给予四川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四川省环保局负责核与辐射安全的同志们高度评价。他重点察看了在川核设施安全状况,协调各方力量,正确上报信息,筹集款项,采购应急仪器设备,为当地解决了很大问题。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周生贤部长、李干杰副部长的行动,打破了行业限制,以“核安全无界”的科学求实精神,为当地核与辐射环境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

5月19日,中国环境报在一版报道权威消息:大地震后,“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立即启动核与辐射安全应急预案。”“环境监测表明,未发现有放射性物质泄漏进入环境当中。”“在四川境内运行中的核设施均安全停堆,相关安全物项和构筑物没有受到破坏。”

这一消息是对核安全司、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四川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四川省环保局、四川省辐射站和其他所有投入核与辐射应急工作人员很好的褒奖。

核安全司及时发出指令,要求尽快对灾区228家民用单位使用放射源2195枚进行排查。在西南督查中心和四川省环保局的大力配合下,核安全司放射源处处长潘苏、核燃料处处长赵永明、核电一处处长周士荣轮流坐镇灾区现场,指挥由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四川省辐射站、湖北省辐射站、广西自治区辐射站、陕西省辐射站专家组成的灾区放射源排查和收贮小组,发现其中50枚放射源被埋在废墟下或处于危房之中,直接对当地民众生命带来重大隐患,必须紧急集中收贮。

放射源的排查动用了大量人员,这些工作人员也要冒极大的风险,压埋在废墟中的放射源一旦损坏泄漏,将直接威胁到排查收贮人员的生命安全。已经探明存在危险隐患的50枚放射源,大多被掩埋在废墟之下危房之中。被埋的放射源只要没有破损泄漏,探明准确地点后,用大型设备吊开预制板等重物,清除废墟,人员穿着防护服收贮并不十分困难。最危险的是那些在危房之中的放射源,余震不断房屋建筑随时有倒塌的危险,此时进去无吝冒险。进吧,万一房屋倒塌会有生命危险;不进吧,又必须赶快收贮处于高危环境中的放射源。省辐射环境管理监测中心站的同志“艺高人胆大”,通过对现场的仔细观察分析,确定最佳路线最好时机,一次次冒着极大危险进入建筑物深处“夺”回放射源。

5月31日,四川辐射站放射源管理室主任陈小里从废墟中探出身子,高兴地大喊:“找到了,找到了!”身处险境的50枚放射源中的最后一枚被成功收贮。核与辐射安全监管人员打胜了一场漂亮的攻坚战。

让老百姓喝上放心水

5月14日清晨,一个有关都江堰市化工厂爆炸污染水质,全城马上就要停水的流言在坊间不胫而走。刚刚目睹身边的人们失去亲人流离失所、神经已经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成都市民,大批涌进各个超市,几乎一瞬间所有的瓶装水甚至牛奶、饮料被一抢而空,有的小铺桶装水竟抬价到80元一桶。一些市民赶紧拧开水龙头,大盆小罐能装水的容器全部被装满水。导致水厂水压越来越低,水流越来越小,全城一片恐慌。甚至几十几百里外的一些城市也出现抢水现象。

四川省政府发现了问题,成都市政府发现了问题,四川省环保局直接打到成都市环保局抗震救灾指挥部。所有询问、疑虑、压力齐聚成都市环保局,人们的眼光都在成都市环保局局长王文斌身上。冷静,是危难之时必备的心理素质;果断,是处置危机的必须手段。而冷静和果断的前提只有一个:自信。

成都市环保局长、市环保局抗震救灾总指挥长王文斌做了几件事情:

迅速联系郫县、都江堰以及其他一线的应急监测人员,证实化工厂正在污染水源确属谣言,同时对重要化工企业附近水源加密监测;

确定各点面监测数据并无异常后,立即向成都市抗震救灾指挥部发送紧急情况报告;

建议市政府、省政府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利用电台、电视台,平面媒体滚动式不间断向社会公开水质信息。

省、市抗震救灾指挥部采纳了王文斌的建议,电台、电视台、络等各种媒体一齐上阵,宣传车在街头巡回广播,很快大批矿泉水、桶装水补充超市,水管里渐渐流出绵绵清泉,谣言不攻自破,市民情绪稳定,公安部门最短时间内逮捕了制造谣言的犯罪嫌疑人。

多少天后,很多人问王文斌同一个问题:“哪里来的冷静面对和果断处理?”

王文斌说,我的信心有坚实根基。我相信应急监测一线的同志及时传回科学准确的信息,我相信在前方排查重点环境隐患的同志能把握第一手资料,我更相信成都市环保局有着多年培育而成的扎实的工作基础。有了这支队伍,有他们在前方一线的工作,我才有底气,我们环保人说话才理直气壮。

周生贤部长高度表扬了成都市环保局处理此次事件的应急反应能力,夸赞王文斌处理非常及时到位,“危难之时是条汉子。”

几天之后,前方应急监测人员忽然发现宝瓶口断面石油类指标出现异常,水面出现大量漂浮物,紫坪铺水库告急!岷江水质告急!

当得知成都水源地紫坪铺水库出现大面积石油污染和漂浮物后,周生贤部长给主管副省长打,请他立即向省长、省委书记汇报。他在车上召集随行人员开会,紧急部署应急方案,派部环监局的领导立刻赶赴现场。周生贤部长对四川省环保局的同志说:“需要什么样的专家,我们马上调;需要什么仪器设备,我们马上配备。一定要把成都饮用水问题解决好,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成都市环保局立刻向市抗震救灾总指挥部报告,紧急对上游污染源进行排查,保证成都市自来水日供应量占到一半以上的市自来水六厂启动应急预案,调集活性炭、高锰酸钾和次氯酸钠,严防死守取水口。

环境监测部门经过大量排查和加密监测,确定没有大的污染事故发生。主要是上游两个变电站损毁严重,山路上一些汽车侧翻泄漏,以及为抢救封堵山区的灾民大量使用冲锋舟等原因造成石油类物质超标。

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迅速派出打捞工人,24小时紧急打捞出近5000立方米的漂浮物。用来吸附油污的吸油毡告急,四川省内根本没有生产,指挥部请求上海市应急办协调,航空公司把其他物资卸下来,把急需的30吨吸油毡全部装上飞机,保证在晚上7点前安抵成都,及时快捷清除水面浮油,确保成都市饮用水安全。

5月19日,中国环境报消息,环境保护部有关负责人向媒体通报了地震灾区最新环境监测情况,各级环保部门克服困难,全力以赴,加密环境监测频次,获得大量准确科学数据,可以负地宣布:与地震前相比,水质无明显变化,符合饮用标准。

决战唐家山堰塞湖

温家宝总理两次赴四川灾区,都去视察了地震后形成的绵阳地区唐家山堰塞湖。在地震后形成的众多堰塞湖中,唐家山堰塞湖是存水最多、地质情况复杂、危险性最大的一个。唐家山堰塞湖水位高达743.1米,两亿多立方米的存水,成了绵阳地区100多万人口头上的“悬湖”,随时对下游地区涉及危险化学品的工矿企业和水环境安全形成巨大的威胁。

5月18日,周生贤部长赴绵阳市指导工作时,要求环保系统上下同心,全力排查唐家山堰塞湖下游环境风险隐患。

6月9日,周生贤部长再次批示,要特别注意唐家山堰塞湖溃坝时,饮用水源地的监测工作。几位副部长也都做了重要指示。所有的命令、指示,目的只有一个:确保绵阳地区100多万人民群众饮用水的安全,确保灾区不发生次生环境灾害。

从5月18日周生贤部长视察开始,到6月11日泄洪成功为止,20多天的战斗,分为两个主战场。

其一,危险化学品及其他污染废物排查清除整治。

其二,及时集中收贮下游地区分散的放射源。

战斗打响了。

四川省环保局应急方案中,每日专题分析唐家山堰塞湖下游地区环境安全形势。按照唐家山堰塞湖1/3溃坝、1/2溃坝和全溃坝的不同淹没防洪标高,设置了不同处置方案,制定相应的应急措施。局长田维钊、副局长谷声文等局领导亲赴下游涪江流域现场检查。省环保局紧急抽调宜宾、自贡、泸州、内江、遂宁、南充、乐山、广安、眉山、资阳10个市的26名环境监察业务骨干,与省环境监察执法总队人员组成排查组。半个月内,先后投入执法人员290余人次,行程16000多公里,排查督办涉及危险化学品企业75家(次),督促及时转移和安全处置危化品5000余吨。相关信息及时报到环境保护部和当地政府,督促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做好环境应急响应工作。

紧急转移危险化学品中,有的司机听说运输物品有风险吓得临阵退缩。一次按计划应到15辆卡车,结果只去了5辆,监察执法人员多方解释,确保运输过程不发生泄漏,不发生危险,甚至亲自押车,才彻底打消地方司机的顾虑,成功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危险化学品的全部转移。

长虹集团表面处理厂和华丰无线电器材公司电镀厂等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企业人员抱侥幸心理不配合环保人员工作。西南督查中心派人反复劝说,督促企业按要求开展有针对性的应急演练,并协助企业制定了紧急措施。11日泄洪水位最高时,电镀液已经安全转移到高处,没有对水源造成污染。

在北川的废墟中发现两个贮满30吨汽油的大罐,环保人员不顾余震威胁,想尽办法排净罐中汽油。泄洪时两只大罐被裹挟冲进涪江,直冲宝成铁路线上的涪江大桥,解放军炮兵战士奉命炮击大罐,两只大罐应声而碎,没有对大桥桥墩造成损害。假如不是环保人员及时排空大罐,受炮击破损的大罐内60吨汽油一泄而出,对涪江水体,对下游水质必定造成重大污染,后果不堪设想。

放射源集中收贮是一场攻坚战,排查确定,按照唐家山堰塞湖全溃坝防范,泄洪淹没区内共有12家单位的99枚放射源需要集中收贮到安全地带。环境保护部核安全司以及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四川省环保局核安全与辐射环境管理处、四川省辐射环境管理监测中心站的专家和工作人员对这批身处险境的放射源逐一紧急转移。

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有55枚放射源,安装在伽玛刀上,整台机器光机头就有15吨重,而且安装在房间里,如果移动机器必须拆房,如果拆源,又会毁坏仪器,生产厂家都不敢对这两台价值3000多万元的仪器动手。现场环保专家和技术人员紧急磋商,终于找到解决办法,采用砌防水墙封闭机房的土办法。泄洪时溃没线距装置放射源的机头仅仅40公分,终于使放射源安全度过“汛期”。

6月10日上午,唐家山堰塞湖开始泄洪,最高流量达到6000多立方米/秒,至第二天6月11日中午,9个重点监控的监测断面全部加密监测。

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副局长田为勇作为前方工作组总指挥,和几千里之外北京的后方总指挥周建副部长保持高密度联系。11日上午最紧急关头,田为勇几乎半个小时和周建副部长联系一次,直到中午12点最高水位开始下降,绵阳市解除黄色警报。

上至环境保护部领导,下到市县环保局的工作人,20多天里坚守一线,大家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排除万难,在唐家山堰塞湖溃坝保卫战中,成功地防止了下游次生环境灾害的发生,所有的环保人都是功臣,都是英雄,为环保系统成功打赢抗震救灾第一阶段的战役,画上功德圆满的句号。

一切为了灾区人民

在这场规模巨大的抗震救灾中,环保人发扬“天下环保是一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精兵强将,应急设备,生活物资,灾区环保部门干部职工所需的一切,都在全国环保人心上。

张力军副部长、部党组成员祝光耀视察灾区时,看望慰问当地的环保职工,勉励大家继续努力排查各种环境隐患,严密监控饮用水水质,争取抗震救灾的彻底胜利。

抗震救灾的关键时刻环境保护部及时支援四川应急监测设备154套,先后抽调3批21个省(市、区)150余名应急监测技术骨干和30余台应急监测车,迅速到达灾区一线展开工作。应急监测经费特事特办,本来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完成的第一批下拨经费,以及采购应急监测车辆的工作,部规划司一周内全部完成。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核与辐射安全中心,以及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权威单位,派出知名专家多次前往地震重灾区,为防范环境突发事件和灾后恢复提供技术咨询和指导。

环境保护部标准样品研究所工作人员主动放弃休息日,加班加点生产灾区监测系统急需的水质监测标准样品。第一批捐赠灾区价值6万余元的标样早已及时送往灾区。

中华环保基金会联合中国环境报发起赈灾倡议,环保企业家纷纷响应,一批小型垃圾处理设备、医疗垃圾处理设备等及时送抵灾区。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及时组建了环境应急监测分队。利用总站外向全国环境监测系统发出倡议书,呼吁全国环境监测系统紧急动员,做好随时支援灾区应急监测的各项准备,为几天后完成环境保护部下达的全国环境监测力量大集结,赢得了宝贵时间。

大地震中四川灾区26个市县区的环境监测站遭受重创,监测人员受伤,不少业务大楼成了危房,仪器设备大量损坏,有的站甚至全部丧失了监测能力。环境保护部分批调集全国各地监测力量支援第一线,在这场空前规模的环境监测力量大集结中,全国20多个省市环保队伍赶来支援,动用人员480多名,应急监测用车80余辆,监测仪器设备600多台(套)。人员之众,范围之广,力量之强,在中国环境应急监测史上,写下浓重精彩的一笔。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13日,四川省环保局已经接受吉林省环保局、宁夏回族自治区环保局、云南省环保局、陕西省环保局、江西省环保局、沈阳市环保局等省市环保局,以及省内几个未受灾环保局捐款210余万元。中国环境监测总站、重庆市环保局、广西、新疆、贵州、宁夏、江苏、广东等省(区)环境监测中心站送来的帐篷、气垫、睡袋、被子等大批救灾应急物资。

重庆市环保局一位副局长亲自带车,运送一批应急监测设备和生活用品,晚上8点卸完车,成都环保局同志再三劝说在市里简单吃点饭,毕竟回重庆还有4个多小时的路程,一路上又没有地方吃饭。这位副局长推托说

在市里还有点私事要办,成都市环保局同志只好眼睁睁看他们离开。视线内,重庆市环保局的车辆径直拐进成渝高速公路向重庆方面驶去,成都市环保局同志知道,他们宁可自己一天不吃不喝也不给当地添麻烦。

陕西省环保局在自己受灾较重的情况下,5月16日派出第一批抗震救灾先遣队赶赴四川。3名省辐射环境监督管理站骨干人员组成的先遣队员,3天3夜里克服余震频繁条件恶劣的困难环境,协助四川省环保局的同志对当地放射源较集中的德阳市、绵阳市、什邡、北川等重灾区排查收贮放射源,赢得了赞誉。

特殊时期共产党员响应中央号召,踊跃交纳“特殊党费”,环境保护部党组成员带头将一个月的工资作为“特殊党费”交给党组织。原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78岁高龄的曲格平同志交纳了1.2万元“特殊党费”。截至5月28日,部机关和直属事业单位1376名党员交纳“特殊党费”元,其中交纳1000元以上的有572人。

灾后重建的重任已经摆在每个环保人的面前,潘岳副部长视察陕西灾区时,提醒各级环保部门要高度重视地震灾害产生的生态影响,灾后重建时要以维护灾区生态环境安全为第一底线,将生态环境指标作为灾区生产力新布局的基础考量。潘岳副部长就灾后重建问题提出要重点做好4方面工作:立即开展灾区环境资源承载能力研究;科学应对灾区次生生态灾害;统筹灾区化工石化等高危行业布局性环境风险;加强流域水电开发的环境风险管理。

许多环保人常说,环境保护工作没有惊天动地,我们习惯了默默无闻,向政府负责,向人民负责。这么大的地震核设施安全,辐射环境安全,饮用水源安全,没有发生次生环境灾害。中国环保人在这场震撼世界的重大灾难面前,最大的贡献是“防止”。

周生贤部长说,这就是中国的环保精神。

葫芦岛治疗早泄方法
武威治疗盆腔炎方法
福州治疗精索静脉曲张方法
双鸭山治疗精囊囊肿费用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电话